夜夜夜酱

改成了p站id,什么都吃 慎关

我有一个朋友,荣耀打得很好,后来,他总以为我死了(12)

前文:(1)(2)(3)(4)(5)(6)(7)(8)(9)(10)(11)

*伞修HE

*原作向,伞哥“死前”被注射药物,起死回生关在非法研究所研究十年脱出


  三色球雪糕静静地放在桌面。

  从前苏沐橙十分喜欢,总要拉着两个哥哥去吃。以当年的预算,苏沐秋自然不允许有第二碗出现在桌面。往往是一人挑一个口味,正好有三个球。

  苏沐橙喜欢香橙味,又想尝试别的;当哥哥的看出妹妹心思,每次都选不一样的味道,说有新鲜感才好。

  站着都要倒的那个人,总找着借口让给兄妹俩选,苏沐秋懒得跟他啰嗦,换了几次摸索出来,三色球里面总会有一个巧克力的。

  苏沐秋离开的十年里,这个习惯被保留下来。苏沐橙点着吃,叶修看着。而这次终于不再是两个人。

  三人看着雪糕,谁也没敢下勺。

  “雪糕快融了。”

  “沐橙先吃”

  “小橙先吃”

  心里暖暖地,苏沐橙笑了起来,“我们拍个照,就可以永远保留这个瞬间。”

  拍完雪糕,苏沐橙调皮地拉着两人来了张自拍。

  “叶修终于肯吃雪糕啦”

  “要是和你两人吃一杯,现在我就该在医院躺着了。”

  “我还没那么小气”

  “沐秋大大,我有说你什么吗?”

  “哈哈哈哈”

  照片上,三人脸上的笑意仿佛要溢出屏幕。

 

  全明星周末圆满结束,苏沐秋微博粉丝一夜暴涨五十万,拒绝露面仍有不少活动、代言找上门,甚至收到轮回、霸图战队的邀请。

  跟叶修说起这事,不免啧啧称奇。

  “你怎么回他们的?”

  “转了条广告”

  需要银武升级意见吗?首条免费,第二条五十件野图BOSS材料,附带一个荣耀交易账号。材料还是指定的。

  叶修算是见识到他怎么坑材料。

  “你的期末作业”

  QQ弹出个接收请求,正是上回说不干的小游戏源程序。

  “谢了啊”

  直白道谢让苏沐秋很是意外,这货还是叶修?是叶修就该来句,“嘴上说不干,双手却很诚实嘛”之类的,自上次全明星周末后,这人就奇奇怪怪。

  “你最近怎么了,是不是对我有意见?”

  “苏沐秋,你有自虐倾向。”

  跟他表达谢意他觉得你有问题,也就剩下这可能。

  “滚!”

  叶修确实有点小纠结,全明星周末发现这人的追求与想象不一样,人家可是一直在刷记录图超越,只是被他忽略掉。有些事情似乎是他太过想当然。对苏沐秋来说,他们每天混在一起,是昨天的事情,或许只是习惯;而他自己,从七八年前某一天开始,就是不一样的。

  得知人回来,他一直沉浸在喜悦当中,并没考虑过这个问题。

  你说,人好好的还活着,开启职业生涯,以后一定能干出一番事业,再加一句迎娶白富美,才是走上人生巅峰。

  他们是不是太过亲密了?

  “最近放假都在捣鼓武器,你不用陪你家对象?”

  苏沐秋愣了一下,没想到叶修还记得这个;脱下暮秋身份,一个穿越来的哪里会有对象?重点是他要怎么解释?要实话实说吗……

  心砰砰直跳。

  十秒过去,对面没有否认。

  标记为沐秋的聊天框忽然显示正在输入中,叶修催促人赶紧进本,似乎刚才只是随意一问。

  苏沐秋的回答终究没有发过来。

 

  “千机伞盾形态升好了,明天拿给你试试。”

  “哥路过微草去拿就好,免得又说我压榨你劳动力。”

  “我和你之间不用计较这些”

  操作者连带游戏里的角色有一瞬懵逼,这人怎么忽然认真起来,话还直命红心……能按套路来吗?

  “你被魂穿?”

  “下副本,没次数;刷材料,改天;PK,准备期末考没空;有免费劳动力也不用,我看你才是被魂穿。”

  “有话说话,躲我干什么。”

  叶修被无情看穿,体谅人不好意思说对象,让他多陪陪,怎么还好像他错了一样?偏偏他自己也有做错事的感觉,作孽。

  “明天真不行……”

  叶家爷爷八十岁大寿,叶修十几年没回去,打算好好买一份礼物。

  苏沐秋没再勉强,约好在BS广场交卡。

  “你有没有空,帮忙挑挑?”

  发完这话,叶修叹气,怎么就没忍住?

  “没问题”

  对面秒回,后面接着个微笑表情。

  算了算了,谁让他欠人三年食宿费,债主最大。

 

  第二天,从来都是踩点到的叶修提早十分钟,早早坐在休息区等人。

  半小时过去,人没到。

  君莫笑:稀奇,还没睡醒?

  QQ没回应。

  待他问候完一众职业选手,把平时没打开过的手机游戏刷满记录,已是三小时过去。

  苏沐秋还没有来。

  直到傍晚,QQ推送一条信息。

  沐秋:不好意思,临时有事

  叶修站起身来,回了两个字:

  “呵呵”

  

  常规赛第十九场,微草对义斩。微草粉满心期待,当家新人又可以再创记录。第一战重头再来没出战,第二顺位也不是他,直到团队赛结束,重头再来也没出现。

  这一场比赛微草大获全胜,而暮秋缺席。

  叶修更加心绪不宁,以往苏沐秋的信息毫不间断,自那日放飞机却忽然没了音。按捺不住,问了他账号卡的事,照样没回复。

  “大眼,暮秋怎么了?”

  电话那端的人感到诧异。

  “他身体不适,请了一周的假。——你不知道?”

  据说是严重的流感,打电话过来的还不是苏沐秋本人,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,资料里的住址也找不到人。

  “你要是知道什么,请第一时间联系微草。”

  王杰希最后一句说什么,叶修没有听清。眼前恍惚看到苏沐秋浑身是血,倒在某条街道,出气多进气少,伸向他的手花费许多力气,苍白的脸上展开一个微笑:

  幸好不是你……

  叶修抽出一根烟,却因为死活点不着烦躁地扔到一边。

  十年前他并没有亲眼看到那场意外。等待煎熬、心焦,而又毫无办法。他发现自己除了手机、微草,并没更多途径可以联系苏沐秋;更不知道苏沐秋在哪家医院,情况怎么样。

  这人说不见就不见,前阵子他为什么会想躲开他静静呢?

 

  六天前,苏沐秋提早半小时前往BS广场,手里反复刷着送礼攻略。

  屏幕上忽然出现红点,苏沐秋停下脚步,没反应过来;第二滴、第三滴砸到屏幕上,鲜红的颜色顺着手指滑落。

  他捂住鼻子,躲进一条小巷,视线天旋地转,手脚开始脱力,哆嗦着按下研究所给他的发信器。

  最近日子过的太幸福,都快忘了这茬……

  嘴里一股腥甜,血液顺着嘴角渗出。

 

  研究所找到人的时候,已几近昏迷。抬上车担架颠了几下,苏沐秋睁开眼睛,看到不远处,叶修正走向购物中心大门。

  他无意识地伸出手,车门关上,再也看不到那一抹身影。

  

——TBC——


评论(23)
热度(269)

© 夜夜夜酱 | Powered by LOFTER